是的故事还是回到了原点_人生非寒松年貌岂长在

是的整整六年_别都尉亭始觉夕阳西下灯火渐启

是的文化是我一生的行囊 自古多情伤离别那堪这冷落清秋节

是的文学很简单却又很矛盾

是的文学托举一切梦想_八年了多少事早已物是人非时过境迁